海南文明网首页 >> 文明校园
屯昌特殊教育学校为智障及孤独症学生创办舞蹈班
发表时间:2021-1-7 来源:海南日报

0.jpg

屯昌县特殊教育学校学生在老师指导下学习舞蹈。记者 李天平 摄

日前,在新年前夕举办的2020年屯昌县中小学校园艺术节上,一场特殊的歌伴舞表演令观众们眼眶发热——

  动人的乐声中,屯昌县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们随之起舞:“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有人记不住歌词,有人动作跟不上,已经练习了一个多月的他们尽管还有些笨拙,但认真表演的样子格外可爱。

  屯昌县特殊教育学校是一所九年一贯制义务教育国有公办特殊教育学校,88名学生均为智力障碍或孤独症儿童。此前从未接触过特殊教育的校长宋汉宁自称是个“门外汉”。2019年建校时,他从一所普通学校的副校长,转变为这些特殊儿童的“大家长”。

  尽管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真正面对特殊儿童和他们的家庭时,宋汉宁仍倍感压力和痛心。时隔一年多,他还清晰地记得当时到一名学生家里家访的场景——破旧的瓦房里,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蜷缩在墙角,她的两个孩子均为智障一级儿童,十几岁了没有上过一天学。

  宣传政策、介绍学校……宋汉宁等人挨家挨户、半劝半请,把这88名特殊儿童从各个乡镇带进校园,免费为他们教授生活语文、生活数学、生活适应等11门课程,帮助他们提升生活技能、改善行为习惯。

  万事开头难,屯昌县特殊教育学校教师曲思垚回忆起学生们刚入学时的情景,这些孩子大多没有受教育经历,对信息和指令的接受能力几乎为零。刚开学时,他们不是坐在门口不肯进来,就是满教室乱跑乱叫,稍有不顺就大发脾气,甚至举起板凳向她砸来。

  “我们不能用对待普通孩子的方式去教育他们,只能‘顺势而为、另辟蹊径’。”曲思垚笑着说,她常为孩子们准备一些小礼物,吸引和鼓励他们走进教室、融入课堂。对于特别抗拒走进学校的孩子,她还会邀请其父母先陪读一段时间再慢慢抽离。

  接受教育,对这些特殊儿童意味着什么?屯昌县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蔡兴基既是学校领导,也是一个孤独症患儿的父亲,他的孩子就在这所学校就读。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从孩子身上看到了改变:“他能在教室里安静地坐着听老师讲课了。过去他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时,我常常要放下手头的工作跑到大街上去找他。”

  同样可喜的改变,也发生在这所学校的其他孩子身上——一名因为重度智障只能送教上门的学生,已经具备了到校就读的能力;不少孩子有了团队合作意识,会互相提醒着上课、吃饭、睡觉;还有不少孩子有了自我锻炼、追求进步的意愿……

  这些转变,宋汉宁看在眼里,暖在心头:“我要让这些孩子更有尊严、更有自信地生活!”于是,他从2020年9月开始组建舞蹈队,把接受教育程度较好的孩子召集在一起排练节目。美术专业出身的曲思垚自告奋勇,用业余时间学习舞蹈编排,给孩子们编排歌伴舞节目——《最好的未来》。

  “过程是很艰难的,对别的学生讲3遍就能记住的动作,对他们讲30遍都不一定记得住。”曲思垚说,但是,学生们都很努力地想把这件事做好,得知校长为他们争取了参加县里文艺汇演的机会后,更是一天也不松懈地参加排练,“除了在舞蹈室里,他们在教室和宿舍里也随时会跳起舞来。”

  采访当天,屯昌的气温只有14摄氏度,屯昌县特殊教育学校学生小何仍固执地穿着单薄的演出服。曲思垚笑称:“演出服送来后,他们喜欢、爱惜得不得了,吃饭时不肯脱、睡觉时也不肯脱。”因为智力障碍,小何的语言表达不太流畅,他简短地告诉海南日报记者,“喜欢跳舞”“想去演出”。说到此处,他的眼神明亮如璀璨星光。

  时光不语,静待花开。宋汉宁相信,“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他们是我们的未来。”(记者 陈蔚林)

相关新闻
屯昌引入社会力量开展系列主题阅读活动

“我们为什么要阅读?”课堂上,作为领读老师的导演关正文抛出一个问题。